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钓台
钓台:相传是东汉严子陵垂钓的地方。祝穆《方舆胜览》卷七:“钓台,在桐庐东南二十九里,东西二台,各高数百尺。”西汉末年,严光(字子陵)与刘秀一同游学,有交情。刘秀称帝,严子陵一再拒绝出来做官,隐居在浙江富春江。其垂钓之处,后人称为“钓台”。此地又名“严滩”。这首诗另外的一个题目则是“夜发严滩”。

年代: 宋朝 作者: 李清照

巨舰只缘因利往,扁舟亦是为名来
“巨舰”二句:郎瑛《七修类稿》卷三十载:“汉严子陵钓台,在富春江之涯。
有过台而咏者,曰:‘君为利名隐,我为利名来。
羞见先生面,黄昏过钓台。
’”此外,据记载,范仲淹也有《钓台》诗,云:“子为功名隐,我为功名来。
羞见先生面,黄昏过钓台。
”李清照概括前人诗意,写成这两句。

往来有愧先生德
先生德:范仲淹守桐庐时,在钓台处建“严先生祠堂”,并为之作记,其中云:“先生之德,山高水长。
”后来,李觏改“德”为“风”。
先生,指严子陵。
特地
特地:特意。
这句化用“羞见先生面,黄昏过钓台”诗意。
通宵过钓台。
作品赏析:
晚年逃难途中的李清照,思虑所及自然以国事居多。看见富春江上络绎往来不绝的“巨舰”与“扁舟”,想起国事的日益不堪,身为女子又无法投身疆场、报效国家,李清照不禁对应当身负起重整家国大任的男人们产生了贬斥批判的心理。正是因为这些男儿们往来只是为了名与利,才搞得国事日益不堪,才使得李清照一再颠簸逃难。李清照这里从严子陵的高风亮节联想开来,一笔囊括了南宋小朝廷中鼠目寸光、苟且偷生的无耻之徒,给他们以无情的斥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