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上枢密韩肖胄诗
枢密韩肖胄:韩肖胄,字似夫,韩琦曾孙。时任同签书枢密院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六十五绍兴三年五月:“尚书吏部侍郎韩肖胄为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充大金军前奉表通问使;给事中胡松年试工部尚书,充副使。”又卷六十六载韩、胡二人六月入辞启程。李清照这两首诗就是为送别二位使者出行而作。

年代: 宋朝 作者: 李清照

想见皇华过二京
皇华:颂使臣之辞,这里指韩、胡二位。
《诗经·小雅·皇皇者华·序》:“皇皇者华,君遣使臣也。
送之以礼乐,言远而有光华也。
”二京:南宋使臣北去,要经过北宋的南京(今河南商丘市)与东京(今河南开封市)。
壶浆
壶浆:古代百姓以壶盛浆慰劳欢迎自己的军队。
这里指使臣北上一定会受到故国百姓的热烈欢迎。
夹道万人迎。
连昌宫
连昌宫:唐宫殿名,唐高宗显庆三年(658)置,旧址在今河南宜阳县。
元稹《连昌宫词》:“连昌宫中满宫竹,岁久无人森似束。
又有墙头千叶桃,风动落花红簌簌。
”这里代指北宋宫殿。
里桃应在,华萼楼前鹊定惊
华萼楼:即“花萼搂”,唐玄宗建。
《唐会要》卷三十:“开元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以兴庆里旧邸为兴庆宫。
后于西南置楼,西面题曰‘花萼相辉之楼’,南面题曰‘勤政务本之楼’。
”旧址在今西安市兴庆公园。
徐松《唐两京城坊考》:“开元二十四年十二月,毁东市东北角、道政坊西北角,以广花萼楼前地。
置宫后,宁王宪、申王、岐王范、薛王业,邸第相望,环于宫侧。
明皇因题‘花萼相辉’之名,取诗人‘棠棣’之意。
”这里代指北宋的宫殿。
鹊定惊:即鹊定喜。
《西京杂记》卷三:“乾鹊噪而行人至。
”这句指北宋旧宫殿的喜鹊将因故国的使臣来到而惊飞。

但说帝心怜赤子
赤子:婴儿。
《尚书·康诰》:“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
”引申为子民百姓。
,须知天意念苍生
天意:上天之意。
苍生:百姓。
《尚书·益稷》:“光天之下,至于海隅苍生,万邦黎献。

圣君大信
大信:诚守信誉。
这句指宋高宗求和心切,坚守议和盟约。
明如日,长乱何须在屡盟
长乱何须在屡盟:语本《诗经·小雅·巧言》:“君子屡盟,乱是用长。
”《集传》:“言君子不能已乱,而屡盟以相要,则乱是用长矣。
”长乱:滋长动乱。
这句指与金人屡次订立盟约,或者还要助长动乱,但原因并不只有这一端。
诗人隐指南宋君臣屈膝议和的政策才是“长乱”的根源。

作品赏析:
这首诗设想使臣到了北方以后的所见所闻。作为故国的使者,他们肯定会受到北方遗民“壶浆夹道万人迎”的盛大欢迎。遗民的态度,是北伐的希望之所在。其次,使臣还将看到故国宫殿的残破败坏。这应该激发南宋君臣卧薪尝胆,以图复仇。有了这些见闻,朝廷苟且偷安还假借“帝心怜赤子”的名义,是多么可耻。只有北伐收复失地,才是“念苍生”的最好作为。李清照设想中使臣的这一系列见闻,又证实与金人“屡盟”的不可信任。李清照借题发挥,发表自己关于南北关系的见解,发表自己对国家大事的意见,是一种不甘寂寞的参政、议政意识的强烈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