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有所思

年代: 魏晋南北朝 作者: 庾肩吾

佳期竟不归,春日坐芳菲
“佳期”二句:佳期:情人约会的日期。
芳菲:花草盛美。
这二句说,在先前约定的日期,情郎竟未归来;春日里,一个人目睹百花争艳,倍感孤凄。

拂匣看离扇,开箱见别衣
“拂匣”二句:离扇:离别时情郎相赠的扇子。
别衣:离别时自己所穿的衣衫。
这二句说,轻轻地打开匣子,打量着那离别时赠予的扇子;打开箱子,又见到了当日送别时所穿的衣衫。

井梧生未合,宫槐卷复稀
“井梧”二句:合:此处指合抱,即两臂环抱,多形容树身粗大。
这二句说,井旁的梧桐,嫩叶新生而不肥;宫中的槐树,枝叶随风飘落,露出纵横的枝丫。

不及衔泥燕,从来相逐飞
“不及”二句:不及:比不上。
从来:向来,一直以来。
这二句说,自己尚不如衔泥筑巢的燕子,可以比翼双飞,相逐嬉戏。

作品赏析:
《有所思》是乐府旧题,本是汉代《铙歌十八曲》之一,其最有名的即“有所思,乃在大海南”。此诗为庾肩吾拟作,同样是一篇思妇怀人的佳作。 如同电影中所使用的镜头一般,作者首先推出一个近景,即“佳期”二句。我们仿佛看到一位女子孤独地坐在窗前,目睹春日芳景,百花争艳;本该按时归来、共赴佳期的游子却杳无音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索然寡味起来。近景之后,便是特写镜头了:女子闲来无事,拂整箱匣,却见情郎离别时相赠之扇、自己送别时所穿之衫。一扇一衣,更勾起了自身难以排遣的离愁别绪。紧接着,镜头由人及景,借“井梧”与“宫槐”的生长,来衬托岁月的流逝,相思的绵延。最后,诗人笔锋一转,由写景一变而为议论:春天来临,和自己早有约定的情郎杳无音讯,归期渺茫,还不如衔泥筑巢的燕儿们,终能成双成对,相逐嬉戏! “芳菲”、“井梧”、“宫槐”、“衔泥燕”皆是春季特有的意象,全诗所笼罩的浓浓的愁思,在“春”的背景下,显得更有深蕴。(杨贵全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