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乐游原
乐游原:在长安东南,为唐时登临胜地。古原眺望,可使长安全城在览。

年代: 隋唐 作者: 李商隐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古原:即乐游原。
此地在西汉时即因建乐游庙而出名,至李商隐时,已年代久远,故称“古原”。
纪昀说这首诗“赖上二句苍老有力,振得起耳”(《玉溪生诗说》)。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作品赏析:
诗所写的过程很简单,但内涵非常丰富,清代管世铭说:“消息甚大,为绝句中所未有。”(《读雪山房唐诗序例》)全篇由“意不适”三字发酵,写诗人自我排遣行为和登高所见所想。表现的乃是一种心理过程和心灵状态。“意不适”乃驱车出游,本来就意在排遣,而在古原上看到长安上空那轮粲烂辉煌的夕阳,引起整个心灵的投注,情绪遂因触景而感发。不仅如纪昀所说:“百感茫茫,一时交集,谓之悲身世可,谓之忧时事亦可。”(《玉溪生诗说》)而且从“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慨叹中,还可以感觉到有一种哲理的沉思,确实是“消息甚大”。 所登者为古原,所见者为夕阳,诗所展开的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是广阔久远的。虽然夕阳黄昏异于王湾的“海日生残夜”,但也是一种新的意境,且另有一种不同于盛唐的阔大气象。(温瑞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