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贾生
贾生:贾谊。贾谊年少才高,在治国方面有许多很好的见解和主张。“每诏令议下,诸老先生不能言,贾生尽为之对,人人各如其意所从出。诸生于是乃以为能不及也。”(《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终因受大臣排挤,贬为长沙王太傅。数年后,汉文帝又将他召回长安。此诗就文帝召贾谊回宫廷问事抒慨。

年代: 隋唐 作者: 李商隐

宣室
宣室:汉代未央宫前殿正宫。
求贤访逐臣
访:咨询。
逐臣:被贬的臣子,指贾谊。
,贾生才调更无伦
才调:才气。
无伦:无与伦比。

可怜
可怜:可惜。
夜半虚前席
虚:空,徒然。
前席:古人席地跪坐,前席指在坐席上向前移动身子,靠近对方。
,不问苍生问鬼神
问鬼神:据《史记》,贾谊被从长沙召回,汉文帝刚刚举行祭神仪式,坐宣室,因感鬼神事而问之,贾谊因具道所以然之状。
“至夜半,文帝前席。
既罢,曰:‘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
’”

作品赏析:
这首诗很能见出李义山在人才观方面认识的高度与深度。召贾谊回京,历来被认为是文帝惜才重才的表现。但李义山却就此事予以探究和深思,慨叹这一“求贤”之举,到最后却落实在“不问苍生问鬼神”上。正面的意思,显然是认为君主求贤应该是让贤才把他们的聪明才智用到为社稷苍生谋福祉上,而不是让人才歪用邪用乃至无所用。在李义山笔下,宣室求贤、文帝“前席”,成了一场滑稽戏。贾生真正的悲剧,不在于文帝不重视、不欣赏他,而在于文帝并不能让他把才能正面地用到有关国计民生上去。诗旨主要不是讽刺汉文帝,而是借贾谊之被视同巫祝,问以鬼神,慨叹历史上以及现实政治中,许多有才之士,即使能被当权者网罗,却也未能真正做到让他们“为苍生”用其所长。这是透过士人的所谓“遇”与“不遇”,看到人才问题中更深一层的带有普遍性的悲剧,即无论“遇”与“不遇”,在人才使用上效益几乎都等于零。不以个人荣辱得失衡量遇合,不是仅仅看到人才是否被罗致,而是关注是否让人才有效地发挥他们的正能量,这是李义山人才观的闪光之处。 诗中含有议论,但不是干巴巴地说理,而是借夜半前席这样生动的细节加以点拨,以唱叹出之。在用典方面,以汉文夜召贾谊作为反面典型,一反传统见解,是反用典故。宋代严有翼云:“李义山诗:‘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虽说贾谊,然反其意而用之矣……直用其事,人皆能之。反其意而用之者,非识学素高,超越寻常拘挛之见,不规规然蹈袭前人陈迹者,何以臻此?”(《艺苑雌黄》)(杨贵全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