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杜司勋
杜司勋:指杜牧。宣宗大中三年(849),杜牧任司勋员外郎(吏部属官)兼史馆修撰。

年代: 隋唐 作者: 李商隐

高楼风雨感斯文
斯文:此文,即三句所谓“刻意伤春复伤别”之作。
短翼差池
短翼差(cī)池:形容燕飞时尾羽参差不齐的样子。
不及群
不及群:赶不上同群的鸟儿,不能一起比翼远举。

刻意
刻意:着意,指写作态度严肃、用意深刻。
伤春
伤春:这里特指忧国伤时。
伤别
伤别:不单纯指寻常言别,还包含身世之感。
,人间唯有杜司勋。
作品赏析:
这首诗,朱彝尊云:“意以自比。”程梦星云:“借牧之以慨己。”杨守智云:“极力推重樊川,正是自作声价。”纪昀说:“起二句义山自道,后二句乃借司勋对面写照。”都认为不是单纯评杜牧,而是有自比自慨的意味。诗的首句“高楼风雨感斯文”,“感”的主体不明确。作者正是借这种不明确,将宾主交融绾合在一起。可以如周振甫理解为:“在高楼风雨中使杜牧引起感触,也就是在唐王朝的风雨飘摇中,杜牧提出了经邦济世的规划。”也可以如何焯理解为:“高楼风雨,短翼差池,玉溪方自伤春伤别,乃弥有感于司勋之文也。”总之,晚唐两大家面对“高楼风雨”的时世,或是写出了伤春伤别的诗文,或是对于那种伤世慨己的诗文有更深切的感受,都可以包含其中。“短翼差池”,谓自己如翅短力微的鸟,不能奋飞远举,赶不上同群。这是自谦才力不如杜牧。但杜牧也曾经常自伤仕途蹭蹬,说句中含有指杜牧在做官上不如同辈晋升得快的意思,也未尝不可。末二句是对杜牧的明确推崇,“刻意伤春复伤别”,概括了杜牧创作的主要内容和时代特征。“人间唯有”,重笔勾勒,突出了杜牧的诗坛地位。但这两句,也是引杜牧为同调,不但评杜,亦属自道,即所谓“借司勋对面写照”。总之,诗人措辞,非常圆融,慨人即以慨己。要注意诗歌内涵的丰富性,不可过于狭隘拘泥。(杨贵全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