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食糟民
食糟民:指那些在灾荒之年被迫买酒糟为食的老百姓。灾民春荒被迫食糟,这在宋代是十分普遍的现象。欧阳修在他的诗文中多次对食糟民表示了深切的同情,本篇是其中反映这一问题最集中、最为形象的一篇。

年代: 宋朝 作者: 欧阳修

田家种糯官酿酒,榷利秋毫升与斗
官:指官府、政府。
榷(què)利:专利,宋代规定酒由官府专卖,称为“榷酤”。
秋毫:本指鸟兽秋天极微细的毫毛,这里比喻微小的利润。
这两句说,官府用农民种出的糯谷来酿酒,升斗之间极微小的利润也不肯放过。

沽得钱糟弃物,大屋经年堆欲朽
沽:既可指买,也可指卖;这里是卖出的意思。
经年:整年。
朽:指积压损烂,发霉变质。

酒醅瀺灂如沸汤
酒醅(pēi):未经过滤的酒。
瀺灂(chán zhuó):水流动翻腾的样子。
这里是指酒醅浮动。
按,这句是描写酿酒的情况。
,东风吹来酒瓮香。
累累
罂(yīng):腹大口小的酒器。
与瓶,惟恐不得尝。
官沽味浓村酒薄
官沽:官府所买的酒。
村酒:民间酿造的酒。
当时经官府特许并纳税后,民间也可以酿造少量的酒。
薄:味淡,酒精含量低。
,日饮官酒诚可乐。
不见田中种糯人,釜无糜粥
釜(fǔ):锅。
糜粥:稀粥。
糜,也是粥。
度冬春。
还来就官买糟食,官吏散糟以为德
以为德:还以为是对百姓的恩德。

嗟彼官吏者, 其职称长民
长(zhǎng)民:做百姓的长官,管理百姓。

衣食不蚕耕
不蚕耕:不养蚕、不种地。
意思是不干农活。
,所学义与仁。
仁当养人义适宜
仁当养人:仁就是要养活百姓。
义适宜:义就是凡事要恰当,不要超过限度。
言可闻达力可施
“言可”句:意思是对上述关于仁义的言论,官吏们本来是应该懂得并有力量施行的。

上不能宽国之利,下不能饱尔之饥
宽国之利:扩大国家的收益。
饱尔之饥:让百姓吃饱。
尔,你们,指百姓。
下文的两个“尔”字皆同此义。

我饮酒,尔食糟,尔虽不我责
不我责:不责备我。
责,责备,动词。
我责何由逃
我责何由逃:我的责任又哪能逃避得了呢?责,责任,名词。
作品赏析:
这首诗大约作于庆历四年(1044)。那一年欧阳修奉命视察河东路,发现该处官府“将十五年积压损烂酒糟售配与人户,要清醋价钱”,对这种盘剥百姓的做法十分愤慨,曾向朝廷上《乞不配卖醋糟与人户札子》,请求明令禁止配卖(摊派)酒糟。从描写内容来看,本篇可能是与这篇札子同一时间所作。这是欧阳修社会政治题材诗中思想境界很高的一篇作品,它用对比的手法,揭露出当时社会的一桩极不合理的事实:官府把农民种出的糯米酿成美酒,实行专卖,供官吏和富人们享受,又赚了钱,而受灾的农民却连稀粥都喝不上,不得不向官府买回霉烂的酒糟来充饥。官吏们竟还认为这是对农民的恩典。作者用儒家的仁政思想来谴责官府,并深深地自责,流露了自己不能施展政治抱负的苦闷心绪和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怀。尤其是忧民爱民这一点,十分难能可贵,因而为后世的诗评家们所看重。比如宋人许《彦周诗话》就赞扬道:“欧阳文忠公《食糟民》诗,忠厚爱人,可为世训。”从艺术表现上来看,本篇选取具体而有典型性的社会现象来揭露时弊的手法,以及篇末的自责语气等等,都显然是对唐人白居易“新乐府”诸篇有所借鉴和继承。(张驰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