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悲愤诗
选自《后汉书·列女传》。

年代: 魏晋南北朝 作者: 蔡文姬

薄祜兮遭世患
祜(hù):福。
薄祜:薄福。
世患:世间的祸患。
,宗族
殄(tiǎn):尽,绝。
兮门户单。
身执略兮入西关,历险阻兮之羌蛮。
山谷眇兮路曼曼
曼曼:形容距离远或时间长。
,眷东顾兮但悲叹。
冥当寝兮不能安,饥当食兮不能餐,常流涕兮眦不干。
薄志节兮念死难,虽苟活兮无形颜。
惟彼方兮远阳精
阳精:有太阳、龙、玉等多种含意,这里指太阳。
,阴气凝兮雪夏零。
沙漠壅兮尘冥冥,有草木兮春不荣。
人似禽兮食臭腥,言兜离
兜离:形容言语难懂。
兮状窈停。
岁聿暮
岁聿暮:指年岁终晚。
兮时迈征,夜悠长兮禁门
扃(jiōng):从外面关门的闩、钩等。

不能寐兮起屏营
屏(bīng)营(yíng):彷徨,惶恐。
,登胡殿兮临广庭。
玄云合兮
翳(yì):原指用羽毛做的华盖,这里指障蔽。
月星,北风厉兮肃泠泠
泠(líng)泠:寒冷清凉的样子。

胡笳动兮边马鸣,孤雁归兮声嘤嘤。
乐人兴兮弹琴筝,音相和兮悲且清。
心吐思兮匈愤盈,欲舒气兮恐彼惊,含哀咽兮涕沾颈。
家既迎兮当归宁
归宁:女子出嫁之后回娘家。
,临长路兮捐所生。
儿呼母兮号失声,我掩耳兮不忍听。
追持我兮走茕茕
茕(qióng)茕:孤单的样子。
,顿复起兮毁颜形。
还顾之兮破人情,心怛绝
怛(dá)绝:忧伤,悲苦,痛不欲生。
兮死复生。
作品赏析:
这首《悲愤诗》为骚体。骚体赋是汉赋中的一类,是从楚辞中的《离骚》发展而成的,在内容上侧重于咏物抒情,抒发怀才不遇的不平及哀怨之情;在形式上也与楚辞接近,常用带有“兮”字的语句。用这种赋的写法创作的诗歌,称作骚体诗。骚体的《悲愤诗》共三十八句,题材内容与五言《悲愤诗》大致相同。由于旨在抒情,所以对个人经历的叙述比较简略,诗中虽然有许多描述景象风物之处,但其实不过是用以渲染诗人背井离乡悲痛心情的陪衬笔墨。匈奴的气候是“阴气凝兮雪夏零”,景物是“沙漠壅兮尘冥冥,有草木兮春不荣”,人物是“人似禽兮食臭腥”。在蔡文姬眼中,这一切都是野蛮、荒凉又令人费解的。在这些对景物和人情的描述中,诗人极言匈奴与中土的差异,以此衬托自己心情的沉痛悲愤。这首骚体诗虽重抒情,却是有感而发。在悲情地抒写自己惨痛的人生变故后,诗人具体描绘了在一个冬天的夜晚,她夜长难寐,起身徘徊,在阴云蔽天、朔风呼啸之中,她听到胡笳的呜咽、边马的嘶鸣和南飞孤雁的哀啼,激发起她思乡的悲哀。然而她又不敢出声啼哭惊动主人,只能独自暗暗地“含哀咽兮涕沾颈”。诗人练字水平颇高,“胡笳动兮边马鸣”一句,以边塞特有的乐器胡笳声写出心声,又将心声形诸吞泣声精彩描写出来,绘声绘色地从细节上,将诗人的痛苦心情刻画得淋漓尽致,描述了诗人那孤立无依的凄惶心灵。骚体《悲愤诗》所述情节与蔡琰生平颇不相合,不少学者认为是假托之作。然而,蔡文姬的名字伴随着这两首《悲愤诗》,已不可磨灭地留存在中国诗歌史中,表达了普通百姓在边塞战争中遭受的百般痛苦。(张驰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