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西塞山怀古

年代: 隋唐 作者: 刘禹锡

王濬楼船下益州
楼船:高大的战船。
益州:即今四川成都。
王濬(jùn)时任益州刺史。
《晋书·王濬传》载:“武帝谋伐吴,诏濬修舟舰。
濬乃作大船连舫,方百二十步,受二千余人。
以木为城,起楼橹,开四出门,其上皆得驰马来往。
……舟楫之盛,自古未有。
”太康元年正月,濬自成都率水军攻吴。
金陵王气黯然
金陵:即今江苏南京,时称建业,为东吴国都。
王气:帝王之气。
黯然:昏暗无光貌。
收。
寻铁锁沉江底
寻:古以八尺(一说七尺)为一寻。
《晋书·王濬传》:“吴人于江险碛要害之处,并以铁锁横截之,又作铁锥长丈余,暗置江中,以逆距船。
……濬乃作大筏数十,亦方百余步,缚草为人,被甲持杖,令善水者以筏先行,筏遇铁锥,锥辄著筏去。
又作火炬,长十余丈,大数十围,灌以麻油,在船前,遇锁,然炬烧之,须臾,融液断绝,于是船无所碍。
”故曰“铁锁沉江底”。
,一片降幡出石头
降幡(fān):降旗。
石头:城名,亦名石首城,又名石城。
原为战国楚威王金陵邑,筑于威王七年(前333),东汉建安十六年(211),吴孙权徙治秣陵,翌年在石头山金陵邑原址筑城,改名石头。
依山为城,因江为池,形势险要,为攻守金陵必争之地。
故址在今南京市西石头山后,南北全长约三千米,地基遗迹为赭红色。

人世几回伤往事
往事:兼指吴、东晋、宋、齐、梁、陈六朝迭相亡国的史事,因六朝都建都金陵。
山形依旧枕寒流
山形:指西塞山。
寒流:指长江。

从今四海为家
四海为家:意即国家统一。
日,故垒萧萧芦荻
故垒:六朝以来的营垒遗迹。
萧萧:秋风声。
芦荻:两种生长于湿地和水边的同科异种植物。
秋。
作品赏析:
此诗向被誉为怀古名篇,或谓“千载绝作”,或谓“唐人怀古之绝唱”,或谓“唐人七律中神品”,或谓“金陵怀古七律第一”,或谓“中唐七律第一”,推崇备至。诗前四句专写晋灭吴事,一气呵成,大有摧枯拉朽之势、雷霆万钧之力。益州、金陵,相距万里,而王濬楼船一“下”,金陵王气顿“收”,声威所至,何其盛也!铁锁封江,不为不固,晋师所向,顷刻瓦解,直抵石头城下,吴主面缚出降,败何速也!作者通过对历史事件生动形象的艺术概括,向人们揭示了一条真理:天险不足恃,成败在人事。所谓“兴废由人事,山川空地形”(《金陵怀古》)是也。前四句只言吴亡一事,是为详写。“第五句七字括过六朝,是为简练。第六句一笔折到西塞山,是为圆熟”(《瀛奎律髓汇评》卷三纪昀评语)。二句以山川依旧、江流不息的永恒,反衬六朝迭相兴亡的倏忽。“枕”字妙,用拟人化的手法写出了西塞山的超然物外。“枕流”本是隐者的行为,所以张谦宜曰:“‘山形依旧枕寒流’,哪管人间争斗!”(《斋诗谈》卷八)而“寒”字又与末句“秋”字相照应,可见针线之密。末二句回到现实,怀古慨今,寓含深意,悠然不尽。当时唐王朝名为一统天下,实则藩镇割据愈演愈烈,“故垒萧萧芦荻秋”,既是对六朝遗迹的凭吊,又是中唐险恶政局的形象写照。刘禹锡正是用吴亡这一典型事例,既警告割据者毋拥兵自恃,又提醒当政者宜居安思危,勿蹈历史覆辙。全诗将怀古、慨今、垂戒后世融为一体,发人深思,含蕴无穷。薛雪评曰:“刘宾客《西塞山怀古》,似议非议,有论无论,笔着纸上,神来天际,气魄法律,无不精到,洵是此老一生杰作。”(《一瓢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