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飘进诗词中的那一场雪

2018年12月01日 来源:华商晨报

  • 248
  • 0

  下雪适合访友、喝酒、谈恋爱,总之,一切都将归于虚白和寂静。正如萧红在《呼兰河传》中所写:这里是什么也看不见,远望出去是一片白。只有凭了认路的人的记忆才知道是走向了什么方向。

  冬天如果没有下雪,就好像白过了一样。木心的一句话套用在“雪”身上再合适不过:不知原谅什么,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雪,似乎也有着这样一种慈悲、素然的大胸怀。初雪已至,还有什么好担忧和急躁的呢?“雪下得越大,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就越小,它似乎盖住了敌意、急躁和愤怒,使人与人更加接近。”帕慕克这样描述过雪。

  翻看文学作品中有关雪的描写,你就会发现,无论拿什么与雪搭配都是合适的,都能构成一种独特的美学意境,无论是哀怨、苦难、死亡,还是孩童的愉悦、爱情的渴望,雪包容一切,又静谧无声。

  雪花有许多别称,这些别称通常都出自古代诗人的名句,比如“银粟”(独往独来银粟地)、“玉尘”(东风散玉尘)、“玉龙”(岘山一夜玉龙寒)、“六出”(六出飞花入户时)。在广东省,雪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别名———“犬狂”,那是因为雪在广东非常罕见,唐文学家柳宗元说:“大雪逾岭,被南越中数州,州中之犬,皆仓黄吠噬,狂走者累日。”从此,“犬狂”也就在岭南成了雪的别名。

  提起咏雪的名句,很多人想到的大概是才女谢道韫的“未若柳絮因风起”一句,作者以轻盈的柳絮喻雪,为后世开了无数法门。作者将雪比作梨花,源自岑参《白雪歌送吴判官归京》中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诗句,给人以浓浓的春意及美好的想象。

  诗人们还是偏向于将雪花比作梅花,唐代张谓《早梅》诗说它们形似难辨:“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卢梅坡说“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不仅一语道出雪与梅的关系,还引入了“诗”这一概念对于雪的重要性。天晚的时候,写了一首好诗,而这时空中正好飘起了雪花,那洁白的雪与枝头的梅花相映成趣,诗、雪、梅三者就组成了整个春色。

  以上作比都是十分美丽而写实的,没有太多夸大成分。而雪花在诗人李白的眼中,就不是普通的花儿那样简单了。他在《北风行》中说“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真是大气磅礴,新奇浪漫,精彩绝妙。以席来比喻雪花,想像奇妙,生动形象地写出了雪花大、密的特点,极言边疆的寒冷。李白另有两句诗“瑶台雪花数千点,片片吹落春风香”,二者用夸张手法写雪,在读者心中引起的感受却全然不同。一个唤起了浓郁的春意,一个渲染了严冬的淫威。

  雪花既可称之为“花”,也被比作梨花、梅花及柳絮,说明它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轻盈。孙道绚在《清平乐·雪》中说雪花“悠悠扬扬,做尽轻模样”,描写雪花在空中轻舞的模样。“轻模样”,轻盈欢快的模样,形容十分贴切传神,令人为之动容,仿佛它们就在读者的眼前飘动一样。五百多年后的纳兰性德写了一首《采桑子·塞上咏雪花》,开头就化用孙道勋的这句:“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纳兰看到的不是雪花的轻模样,而是它的高洁品性——“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雪花来自高寒的天空,生在在冰冷之地,可以落在普通清贫的人家,而不只是落在王孙贵族的庭院。它的美不是大红大紫的刺激,而是一种孤独的,令人生冷的美。

  有雪的世界,天地一色,一尘不染,代表着一种孤高清绝之气。因此,诗中的某些渔翁是出现在冰天雪地里的。

  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描写的就是寒江独钓图。作者只用了二十个字,就把我们带到一个幽静寒冷的境地,一幅疏淡的写意山水画中。一川江雪,一叶小舟,一个渔翁,独自垂钓,万籁无声。其实,诗人要呈现的画面简到极致,不过是一船、一渔翁而已,可是因为它的背景广大辽阔,几乎是一片空白。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渔翁的那种超然物外、清高孤傲的精神就不言而喻了。

  大雪与巍巍高山的相遇,形成了一幅幅壮丽奇伟的景观。

  终南山是我国名山,它的雪景也是一绝。祖咏有诗《终南望余雪》,被清代诗人王渔称为咏雪最佳作。前两句“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描写远望所见。终南山的阴岭高于云端,山上的积雪在日光的照耀下寒光闪闪,给人以“浮”的感觉。“城中增暮寒”句,写望后所感。日暮之时,气温本来有所下降,再加上积雪消融了一天,吸收了大量的热,因此整个长安城都被寒气侵袭了。

  雪景带给人的不仅仅只是壮丽,还有恬淡静谧。白居易的《夜雪》中有“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句,这两句描写雪景,从听觉着手,角度奇特,构思新颖,曲折有致。这一结句以有声衬无声,使全诗的画面静中有动、清新淡雅,真切地呈现出一个万籁俱寂、银装素裹的清宁世界。

  王维的《冬晚对雪忆胡居士家》“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闲”是写雪的名句。作者从虚处着笔,不写雪如鹅毛柳絮、乱琼碎玉,而写大雪所在的环境,给人以新奇空灵之感。这两句写景纯从感觉入手,“静”、“闲”二字,细致地表现了诗人在雪夜里的思绪变化,绘出一幅清寒、寂静而又生气盎然的夜雪图。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是刘长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的名句,描写的是诗人投宿主人家以后的情景。风雪之夜,天地一片苍茫,万籁俱静,作者在此纳入了声响和人物,并添上了寒风和飞雪,这样一笔笔的渲染,就成了一幅温暖人心的雪夜图。

  据中原文化研究微信公众号

  关于雪的记忆

  近几年的冬天,县城已很少落雪。每每落时,也不过零零星星,很少再有以前那样铺天盖地了。偏偏就是在这少了的时候,我竟然有了浓浓的期盼。

  记忆中,冬天里,总会下很多很多的雪,一场没化尽,另一场又落下。那远的山、近的树,那高的瓦片、矮的院墙,那长的小路,短的巷子,处处都是白的。自然,那白,也不是一下子就全白了的。第一场雪起的时候,不过是些“盐粒子”,沙沙的、酥酥的、咯咯愣愣的,透着亮彩儿,那白也就只是一丝儿一丝儿、一撮儿一撮儿的掺杂期间;总要下过那么一两场,下得面面的、软软的,厚厚的时候,那白才会一坡儿一坡儿,一浪儿一浪儿的映满眼底。甚至到了最后,在我眼里就有些苍白之色了,因为那白既没有红梅的陪嫁,也没有翠柏的映衬,只是满目荒凉,一身寒冷。只有等到春暖之时,那一坡儿一坡儿白,才慢慢斑驳了,消融了,一丝儿一丝儿的化作春草、化作夏花、化作秋实,最终飞舞在下一个冬天里。

  我是个极怕冷的人,小时候对雪的喜爱并不十分多。我既不喜欢打雪仗,也不喜欢擦滑溜,只有在初雪的时候,在家门口堆一个歪歪扭扭的雪人;或者在上学路上,拿一根小棍一路敲打着屋檐下吊着的长长短短、粗粗细细的冰凌,听叮叮咚咚的声响;也还偷偷拿一块冰凌或者一个雪球吮吃,直吃得唇齿发麻。现在一一回忆,关于雪的乐趣也就这些了,这点乐趣还远远不及我家小花狗的多。每当大地一片雪白时,那狗就兴奋得不行。先是试探着迈出一只小肥脚,马上又缩回去,再迈出来、缩回去,这样反复数次,然后就拿那黑黑的鼻头东拱一下西嗅一下,最终按耐不住,撒欢而去。但又突然地停在了雪地里,一动不动的立成了雕塑,那一动不动的样子不过瞬间,仿若错觉。一醒神儿的功夫,再看过去,那雪地上早已画就了大写意的梅花,那肥肥的脚奔跑过的痕迹就是无数怒放的梅,那打过滚儿的地方就是粗壮的枝干。再配以长长短短的狗吠声,那场面真真精彩。这狗就连父亲扫雪时也是要掺上一脚的。父亲用扫帚扫时,它就咬着扫帚不撒口,就像挂在扫帚上的一块抹布,父亲扫到哪里,它就嘴里乌拉乌拉的擦着滑溜一样地跟到哪里;父亲用铁锨铲时,它就干脆蹲在铲起的锨上,父亲就连着雪一起将它抛到一边,它再嘴里乌拉乌拉的窜回来……我是一个从小独惯了的人,看到这样的欢乐场面,面上是冷淡的,心里却是高兴着的、翻腾着的,也许正应和这漫天飞舞的雪。

  下雪时节,占据了我更多记忆的,是那些个冷的难熬的日子。每每一场大雪过后,天都冷的要命。尽管穿着母亲央了乡下亲戚为我做得厚厚的棉衣,带着粗毛线编织的围巾和手套,还是冷。特别是那一条上学的路,又滑又湿,那土布棉鞋几脚踩下去,就湿了半边,等放学回家,早就成了冰窟窿。每个冬日的夜晚,母亲都要把我湿湿的棉鞋放在土炉边烤得焦干。母亲还把那白萝卜埋进雪堆里故意冻着,再去薅些麦苗子,和那冻萝卜一同煮水,烫我冻伤的手脚。这些冻伤处不但又疼又痒,还会褪一层层的死皮,难看的厉害。也是因为我怕冷,母亲跟着别人学会了编织各种花样的毛衣、围巾、手套、帽子和毛袜。这么多年来,在我橱柜的最底层,始终保留着一件母亲为我织的红毛衣。母亲坐在昏黄的灯下忙碌编织的身影,一直是那些寒冷天气里最暖的画面,留在我的心底。

  慢慢长大,不管是身在异乡求学,还是任教于乡下学校,总也遇到过大雪的时候,但不过是以前岁月的临摹罢了,没有多少记忆,打几个冷颤的空儿,也就过了。

  这两年,不知道为何,对雪,突然就多了一些浪漫之思。总觉得与心爱的人牵手漫步在那冰天雪地里,在那一片洁白里,留下长长的爱的足迹,那心里定然会温暖如春。这浪漫之思,如一簇小小的火焰,滋滋地冒着热气儿,慢慢消融着我冰封的内心,增加着我的企盼……

  就让这雪一片一片的下吧,化作一只一只美丽的蝶,落在心上人的窗台,融进他的心间,纯洁我的思念。据文学与艺术微信公众号

  荐书

  冬天和孩子读

  关于雪的书

  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好像日本看护妇。山尖儿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儿,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等到快日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微微露出点粉色。冬天你该和孩子一起读读关于雪的书。

  

  《下雪天》

  艾兹拉·杰克·季兹

  小男孩彼得清晨醒来发现昨夜下了大雪,他开心的在雪地里玩耍,深一脚浅一脚,身后留下两行小脚印。他跟大哥哥打雪仗,把雪花团成一个雪球,满心欢喜和期待的装进口袋,悄悄带回家……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这都是多么熟悉的情景和记忆啊!

  这本《下雪天》曾荣获凯迪克金奖,并入选纽约公共图书馆“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100本图画书。”老南京有句俗语,叫做“小雪腌菜,大雪腌肉”。大雪腊肉节气一到,家家户户忙着腌制“咸货”。将大盐加八角、桂皮、花椒、白糖等入锅炒熟,待炒过的花椒盐凉透后。

  

  《雪人》

  雷蒙·布力

  这是一本无字书,适合2到6岁的孩子,也适合小学低年级的孩子。无字书的魅力就在于它可以让我们跟孩子一起天马行空,想象各种故事情节和结局。同是这本《雪人》,当我们跟3、4岁的孩子共读时,孩子们会说出各种各样的结尾。小学低年级的孩子,就可以看图写一篇小日记。这本绘本在欧美等地获得诸多奖项,根据本书拍摄的同名动画片于1983年获得奥斯卡动画短片的提名。时至今日,英国在每年圣诞节都会播映这部经典的动画片。

  

  《凯迪和一场很大的雪》

  维吉尼亚·李·伯顿

  这是一本很受男孩子喜欢的绘本。看到这本图画书的名字《凯迪和一场很大的雪》,我想问一下,“凯迪”是谁?男孩还是女孩呢?答案是“凯迪”是封面上的这辆漂亮的履带式拖拉机,她既能推土又能铲雪。书中还有城市地图,凯迪走的路线都可以在地图中寻找,集故事、科普于一体的绘本,很棒!

  

  《松鼠先生和第一场雪》

  斯蒂安·麦什莫泽

  这本图画书,我想很多家长应该会知道。德国儿童文学幽默大师、著名儿童插画家巴斯蒂安.麦什莫泽的经典之作,荣获2006年德国阅读彼得图画书奖等多项国际大奖。

  书的封底写道:如果有一天,我连是不是下雪都不关心了,那我一定是变成一个大人了。有童心的地方,即使是寒冬,也有飘雪的浪漫;有爱的地方,即使是黑暗,也有相依的温暖。这本图画书诙谐有趣,充满童真童趣,亲子共读时,大人和孩子都会笑翻场。适合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

  

  《雪花人》

  杰奎琳·布里格斯·马丁

  又是一本荣获凯迪克金奖的图画书,《雪花人》是一本人物传记的故事,威利·班特利用他的热情、专注和努力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他从一个单纯的农人成为一个雪花专家,人们因此称他为“雪花人”。本书适合小学生阅读或亲子共读。

  

  《雪窗帘》

  迟子建

  这本书不是一本能立马给你治愈、催你醒来的心灵良药,但是这本书却是一把塑造灵魂的刻刀,人生会成为什么模样,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雪是冷的,但思念却是热的;家在远方,爱却仍在心房。在远方的长路上,你是否也望着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