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X

繁体版文字由系统自动切换生成,部分浏览器不兼容,如有错误,请您理解。

元代诗词中的金陵怀古

2018年10月04日 来源:金陵晚报

  • 210
  • 0

    定都金陵的王朝的频繁更迭,留下深重的历史教训。当宋元更替之际,文人追昔抚今,写下了大量的金陵怀古作品,表达出现实时代背景下的政治感慨。宋元文人在诗词中借金陵怀古,感历代王朝之盛衰成败,发思古之幽情,写家国之仇恨,忬报国之壮志,叹世事人生之无常,为金陵怀古这一特定题材增添了新的光彩,也为后人留下了一笔极为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元代的诗词不仅有表现故国之思的作品,也有清丽遒壮之作,更有揭露社会现实黑暗的批判力作,在元代众多咏叹金陵的诗词中,极具代表性的作家及作品如下:

  萨都剌的《满江红·金陵怀古》


  萨都剌,字天锡,号直斋,雁门(今山西代县西北)人。泰定四年(1327)中进士,任镇江录事司达鲁花赤,后历任燕南河北道肃政廉访司照磨、翰林国史院应奉文字、淮西江北道廉访司经历等。其代表性作品颇丰,与金陵相关的名作如《满江红·金陵怀古》:“六代豪华,春色去也,更无消息。空怅山川形胜,已非畴昔。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听夜深、寂寞打空城,春潮急。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但荒烟衰草,乱鸦红日。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蜇泣。到如今,惟有蒋山青,秦淮碧。”

  萨都剌曾在元文宗至顺三年(1332)调任江南诸道行御史台掾史,移居金陵,该词大约作于此时。作者通过山水风物依旧、六朝豪华消歇的对比,抒发了吊古伤今的感慨。萨都剌这首词的显著特点,一是善于化用前人咏怀金陵的诗句,以加深历史感;二是布局对称,上下两阕均是情景事交融,亦情亦景亦事,交替而出,疏密间错,无所偏废。


  白朴的《沁园春》


  白朴是当时著名的戏曲家,晚岁寓居金陵,写有不少咏金陵的诗词佳作,代表性作品如《沁园春》:“我望山形,虎踞龙盘,壮哉建康。忆黄旗紫盖,中兴东晋;雕栏玉砌,下逮南唐。步步金莲,朝朝琼树,宫殿吴时花草香。今何日,尚寺留萧姓,人做梅妆。长江,不管兴亡,漫流尽英雄泪万行。问乌衣旧宅,谁家作主?白头老子,今日还乡。吊古愁浓,题诗人去,寂寞高楼无凤凰。斜阳外,正渔舟唱晚,一片鸣榔。”此为白朴定居金陵后所作怀古词。词以雄浑起,以寂寥终。其特色首先在于“对现实的执着关切,不思怀念,欲罢不能”。其次是“作者的孤独感、幻灭感格外强烈。历史与现实的对比也显得非常鲜明”。再者,此词在“写法上的平易、简淡,寄深情于深厚天然之中”。


  汪元量的《莺啼序·重过金陵》


  汪元量(1241—1317),字大有,号水云,钱塘(今属浙江)人。原是宋宫廷琴师。元灭宋,随三宫被掳北去。后为道士,自号水云子,回钱塘。其诗多慷慨悲歌,其中最为有名的咏古词是《莺啼序·重过金陵》:“金陵故都最好,有朱楼迢递。嗟倦客,又此凭高,槛外已少佳致。更落尽梨花,飞尽杨花,春也成憔悴。问青山、三国英雄,六朝奇伟。麦甸葵丘,荒台败垒,鹿豕衔枯荠。正朝打孤城,寂寞斜阳影里。听楼头,哀笳怨角。未把酒,愁心先醉。渐夜深,月满秦淮,烟笼寒水。凄凄惨惨,冷冷清清,灯火渡头市。慨商女,不知兴废,隔江犹唱庭花,余音斖斖。伤心千古,泪痕如洗。乌衣巷口青芜路。认依稀,王谢旧邻里。临春结绮,可怜红粉成灰,萧索白杨风起。因思畴昔,铁索千寻,谩沈江底。挥羽扇,障西尘,便好角巾私第。清谈到底成何事?回首新亭,风景今如此。楚囚对泣何时已。叹人间今古真儿戏。东风岁岁还来,吹入钟山,几重苍翠。”


  王冕的《金陵怀避乱作》


  王冕(1287—1359),字元章,诸暨(今属浙江)人。元代著名画家,工画梅,归隐会稽九里山,自号煮石山农,舍名“竹斋”。其咏金陵的诗颇多,有《金陵怀避乱作》:“坏墙幽径草青青,何处园林是旧京?海气或生山背雨,江潮不到石头城。英雄消歇无人语,形势周遭夕照明。回首长干思无限,水风杨柳作秋声。”


  张翥的《秦淮晚眺》


  张翥(1287—1368),字仲举,元晋宁(今属云南)人。少年负才不羁,好蹴鞠,喜音乐,后幡然悔悟,闭门读书,受业于李存之门。累任翰林国史编修、太常博士、集贤学士,长于诗。作有不少金陵怀古诗,如《秦淮晚眺》:“赤栏桥下莫潮空,远火疏舂暗霭中。星月半天分落照,断云千里附归风。严城鼓角秋声早,故国山川王气终。莫讶时来一长望,越吟荆赋思无穷。”


  陈孚的《胭脂井》


  陈孚(1240—1303),台州临海人,曾任元翰林国史编修官,诗文不事雕琢,其《胭脂井》 颇具特色:“泪痕滴透绿苔香,回首宫中已夕阳。万里河山天不管,只留一井属君王。”


  许谦的《游钟山至八功德水》


  许谦(1270—1337),字益之,世称“白云先生”,金华人。早年师从南宋理学家金履祥,后读书授徒八华山中近四十年,公卿累荐不就,作品很多,其中与金陵有关的有《游钟山至八功德水》:“悠悠钟山云,朝夕碍我目。褰衣试一往,行与云相逐。驱马出东门,十里至山麓。幽人昔已亡,谁能继芳躅。猿鹤弃故林,鼪鼯啸深木。彼哉西方人,胡为擅斯谷。岂云事幽栖,政尔眩华屋。泓泉抱何德,浊热供一沃。岩回屐欲倦,小憩倚修竹。凉飓自披襟,佳兴亦云足。”

  “八功德水”原是佛经上的话,此处指流经钟山宝公塔旁的水流潴成的紫霞湖。全诗20句,分别记述了去钟山的情况、触景生情对友人的思念、对佛寺古谷的不满及归途中的心态。全诗平淡而见兴致。


  傅若金的《金陵晚眺》


  傅若金(1304—1343),元江西人,曾任广州文学教授,写有《金陵晚眺》:“金陵古形胜,晚望思迢遥。白云馀孤塔,青山见六朝。燕迷花底巷,鸦散柳阴桥。城下秦淮水,年年自落潮。”


  王奕的《木兰花慢·和赵莲澳金陵怀古》


  王奕(1239—1283),字伯敬,自号玉斗山人,入元后曾任玉山教谕。写有不少金陵怀古诗词,反映了自宋入元士人亡国的悲痛与不平,如《木兰花慢·和赵莲澳金陵怀古》:“翠微亭上醉,搔短发、舞缤纷。问六朝五姓,王姬帝胄,今有谁存。何似乌衣故垒,尚年年、生长儿孙,今古兴亡无据,好将往史俱焚。招魂,何处觅东山?筝泪落清樽。怅石城暗浪,秦淮旧月,东去西奔。休说清谈误国,有清谈,还有斯文。遥睇新亭一笑,漫漫天际江痕。”词中上阕叹“今古兴亡无据,好将往史俱焚”,下阕“休说清谈误国,有清谈,还有斯文”,反映了士人的沉痛与无奈。通篇明似一个“醉”字贯穿,内中却由一个“愤”字一贯而下。